关于傅胜龙首页 > 关于大汉 > 关于傅胜龙


眼界决定境界

从20世纪30年代,费孝通提出新乡村建设运动,不久便铩羽而退。“熙熙攘攘,利来利往”,在投资人看来,无利而起早,便是逆流而动,费老焉得不败?

时光转到2007年,斥资1.2亿元的高崇山太美广场动工。付胜龙决心以此为起点,建设生态新农村。“让家乡人过上和城里人一样的幸福生活”。正是这种反哺之情与感恩之心,才让付胜龙勇于逆流而上。

虽然,逆流就意味着阻力,但付胜龙拍案而起,“什么叫中流砥柱?就是敢于顶住阻力,不随大流。”付胜龙的这种思想不独体现在对外进取中,也体现在对内的管理上。创业期间,创业队伍中曾出现过很多不良习气,如部分员工利用公司的平台拿回扣,这其实属于业内潜规则,很多企业家都知道自己公司有此弊病,但都不愿深究。付胜龙偏不信这个邪,在公司设了三条“高压线”,员工必须遵守“三不”:不贪污、不赌博、不嫖娼,否则将严惩。

在付胜龙眼中,“一个人一旦染上了这些坏毛病,就从精神上开始走向堕落,这是一个思想观念的问题。”有同行提醒他,跟潜规则叫板,这是犯了商家大忌,会引起大动荡的,但他却认为,企业要想长期发展,核心是诚信与服务,企业经营者更不能破坏这些坚持。他常跟属下灌输的思想:与人有利,取己之利。共赢,生意方能长久。

眼睛只是一扇窗口,眼里有佛是因为心中有佛,是因为内心深处早已修成大自在。所以,在傅胜龙看来,无论这世界如何沧海桑田,总有一些底线,值得我们坚守;总有一些美好,需要共同创造。

 
细节决定成败

“行大事者不拘小节”,在许多人看来,付胜龙这样的成功的领导者只需要制定蓝图就万事OK了,不可能事必躬亲。而在付胜龙眼里,一个真正成大事的人,应该是“大事能做,小事愿做”。凡事只有做与不做之分,大事都是一件件小事构成。想,就要想得更细;做,就要做到最好。

2006年,付胜龙应邀参加溆浦城市规划设计研讨会,经过一番仔细的实地考察后,他大胆提出将一条规划中的干道拐一个弯,绕过城市中心。这出人意料的设想竟然达到一箭三雕的效果:缓解了主干道的拥挤状况;延伸了中心商业带;获得了土地出让金让规划中的路变为现实。这条路建成后,被县委书记誉为“神奇一拐”。

“只有踏踏实实做事,才能认认真真做人。”在傅胜龙朴素的人生观里,从不问路在何方。他坚信只要每一步都踩实,路终会越走越宽。

 
布局决定格局

起源上古的围棋,体现着中国人的传统智慧。“金角银边草肚皮”,先远远地落子,等站稳脚跟了,最后才有实力逐鹿中原。湖南人毛泽东的战略曾经因此而胜利,湖南人王填的商业曾也因此而大行其道,同为湖南人的付胜龙,在这点上从小就不遑多让,可谓英雄所见略同。

小时候,付胜龙与很多小孩一样,喜欢摸鱼。但大多数人都是在鱼塘里捞鱼,结果大家总是抢成一团,真正抓到鱼的不多,他却反其道行之,跑到别人都不去的小溪小河区去下网,结果,他的收获总是比别人丰富,而且捞得悠然自得。

有舍才有得。避锋芒,取实利。从大处着眼布局,棋盘上才会形成自己的大格局。

2009年,正是全国上下房地产市场热火朝天之际,大家都争先抢占城市这个“大鱼塘”,付胜龙却把开发中心放在偏僻的小城镇,充分发挥了了大汉在小城镇开发的优势,别人打得头破血流之时,他却不急不慢地占据了广大城镇市场。

付胜龙却敢于打破常规,在不具备任何优势的情况下,打造自己的优势,当别人意识到他的赶超时,已远远地走在前头。

这种逆势而动的操作模式也正好迎合了巴菲特的投资哲学:当别人恐惧时,我开始贪婪,当别人贪婪时,我开始恐惧。“我不赚看得见的钱,大家都能看得到的商机,就不是顶好的商机,甚至谈不上商机。”他赚钱的特点就是独辟蹊径,做别人不做的事,但这蹊径却不是临时拍脑袋所得,而是早早谋篇布局。

“不谋万世者,不足以谋一时;不谋全局者,不足以谋一域。”从不断超越到保持卓越,付胜龙在落子之前已经成竹在胸。